2008年8月31日

打打


今日去I.T水尾激安,一件Ann Demeulemeester tee走到我手。本打算買下,但折後還要四百多,我說過不買三百樓上的tee。喜歡那件衫,只因為衫身上的四個字母。

DADA。

報道話Ann Demeulemeester 08男裝春夏騷由Marcel Duchamp的一段訪問聲帶開始。記得當年我買過由比利時label Sub Rosa出品的唱片,內裡全都是Dadaism時期的音樂作品,好似Duchamp都有玩兩手。

十幾年前,曾經迷上Dadaism。那時聽下大量英倫地下音樂圈的音樂,再讀上不少訪問或評論,他們時時都提到Dadaism。自此我就不停找有關Dadaism的資料。打後讀到美術史,就令我更明白處於現代藝術與當代藝術之間的Dadaism是什麼回事。


時裝就是如此無厘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