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8月31日

打打


今日去I.T水尾激安,一件Ann Demeulemeester tee走到我手。本打算買下,但折後還要四百多,我說過不買三百樓上的tee。喜歡那件衫,只因為衫身上的四個字母。

DADA。

報道話Ann Demeulemeester 08男裝春夏騷由Marcel Duchamp的一段訪問聲帶開始。記得當年我買過由比利時label Sub Rosa出品的唱片,內裡全都是Dadaism時期的音樂作品,好似Duchamp都有玩兩手。

十幾年前,曾經迷上Dadaism。那時聽下大量英倫地下音樂圈的音樂,再讀上不少訪問或評論,他們時時都提到Dadaism。自此我就不停找有關Dadaism的資料。打後讀到美術史,就令我更明白處於現代藝術與當代藝術之間的Dadaism是什麼回事。


時裝就是如此無厘頭。

2008年8月25日

小寶寶


其實想寫亞寶好久。

七八年前曾與他做訪問,那時他還是一個「潮人」,未有什麼正職。當時已很多人眼紅他,冷嘲熱諷什麼都有。有傳LMF首《無根草》都是串亞寶。LMF今天又在何方?反而亞寶的潮流娛樂王國越做越大。

當年亞寶給我印象是有禮之人。當然,面對傳媒,必定裝有禮。但那時他只是一名二十開頭的有錢仔,不理真情假意,這都是非常難得及值得欣賞。

打後他搞《MILK》搞SILLY THING。我常說,亞寶是今天香港最懂搞娛樂事業的人。他的手法及目光,絕對是當代。當代就是當下。他最清楚當下的潮流,亦人在其中。相反,其他人腦筋已是上一代,根本不懂當下潮流搞什麼。像今日時不時重見人以Hip Hop型像賣產品。Oh my GOD! Give me a break!

有人說亞寶有錢,搞乜都得。但香港有錢人何其多?有又什麼有錢人有其眼界?

我不認識亞寶,我沒有給他打工,沒有什麼利益關係。歷盡七八年,看他由無厘頭潮人變成潮流大亨,只是想為他說句公道話。